首页 > 封面人物 > 正文

做创新的基石矢志不渝——访北京东方灵盾科技有限公司
2014-11-04 08:42:5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大约每一个到访北京东方灵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灵盾)的来客,都会首先注意到几乎无处不在的企业Logo 图案。实际上,无论是该公司的董事长还是普通员工,都会无一例外地向来访的客人就公司的Logo 图案作一番解释,可见他们不仅非常重视它, 而且以此为荣。

​        东方灵盾的Logo

​        东方灵盾的Logo 是一方印章形状,朱红底色上一枝梅花在雪中怒放,梅花的右上方印有“EAST LINDEN”字样。印章、朱红色、梅花都是典型的中国元素,而“LINDEN”是公司名称“灵盾”的音译, 其英文意思是菩提树。众所周知,菩提树是佛教圣物, 是佛祖释迦牟尼开创佛学的灵感之源与见证。再看“灵盾”两个汉字,“灵”是思想、智慧,象征知识产权,“盾” 则是盾牌,寓意着保护。这样简洁而醒目的图案,隐含着如此丰富而深远的含义,的确是匠心独具,值得玩味,难怪从董事长到普通员工都引以为荣。这样的Logo,已不仅仅是公司的标识,更是企业文化的灵魂。

​        当然,东方灵盾在业界的逐渐声名鹊起,并非缘于其“高大上”的Logo,尽管若追根溯源,其显赫业绩的取得一定与这一Logo 所代表的文化熏陶有着毋庸置疑的因果关系。

​        东方灵盾是一个有理想使命和明确目标的公司。自2003 年公司成立至今11 年来,东方灵盾从未停止过孜孜以求、奋发向上的努力。从“中国中药专利数据库”到深度加工的“世界传统药物专利数据库”的建立与不断完善,从与中科院计算所合作研制成功“中英文计算机翻译系统”,到与中山大学合作,利用具有专业化检索分析功能的世界传统药物专利数据库进行数据挖掘,高效率低成本地设计成功新型抗流感中药处方,东方灵盾以多国语言专利数据深加工为基础, 建设智能化世界专利信息检索分析平台,走专业化服务创新的道路,朝着最终建立起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先进水平的专业化技术创新情报支撑系统的宏伟目标,迈出了坚实的步伐。与此同时,东方灵盾还先后为北京市知识产权局、上海市知识产权局、长沙市知识产权局建立了先进的世界专利信息公共服务平台, 为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国家稀土研究院、中国一汽、长城汽车、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广东中山市古镇、上海中航发动机、上海磁悬浮列车等机构、企业建设了近百个专业化的中外专题专利数据库和检索服务系统。在艰苦而漫长的服务创新的探索与实践中,东方灵盾积累了宝贵的知识和经验,也赢得了客户、同行乃至社会各界的好评与尊敬。

​        滥 觞

​        采访东方灵盾,探询其发展的历史,就要提到公司的创始人——刘延淮董事长。因为从数据深加工入手,服务于中国企业的整体创新,并最终建立起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业化的中国技术创新情报服务支撑系统是她的夙愿,东方灵盾的平台寄托了她太多的梦想,东方灵盾的发展又凝聚了她太多的心血。


北京东方灵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延淮

​        刘延淮早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20 世纪70 年代入职北京燕山石化总公司,专业从事科技情报工作。80 年代初,中国专利局甫一成立,刘延淮便成为了中国专利事业的先行者之一。此后的二十余年里,刘延淮辗转于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文献中心、自动化部、信息中心、检索咨询中心和知识产权出版社等各部门, 始终致力于专利文献和国际联机检索技术研究、情报检索服务、深度加工的专利数据库研发、组织、领导工作,直至2004 年退休。20 世纪80 年代末期,刘延淮在负责组织创建中国专利数据库的工作中遇到了大难题,在对专利文献进行数据加工中,对药物和化工专利中存在的大量化学结构图形信息、复杂聚合物信息,和生物工程领域中的基因序列信息不知如何表达, 而这些信息往往是这些专利技术中最关键最重要的技术内容。如何对这类信息进行深度加工处理?如何研发能够查询检索这类信息的搜索引擎和分析平台?这是确保数据库具备专业检索功能的关键。她和同事们遍查国内外资料,并进行了大量深入研发实践,却仍不得其解。为此,她考取了韩素音中国/ 西方科学交流基金会奖学金,停薪留职自费公派到美国肯特州立大学作访问学者,苦学一年半,掌握了关键的知识, 并明确了她后来的奋斗方向。

​        正是长期的工作实践,使她对专利数据加工、科技信息检索的重要性有切身的深刻理解,数十年手不释卷地浸淫其中并负笈西游,又使她熟谙这一领域的脉络与走向,并深知与发达国家信息处理水平相比较我国的差距所在。也正是这显而易见的差距,深深刺痛了她的内心。“举例来说,2000 年,我们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委托检索43 种药品是否在中国申请了专利,结果在中国专利文摘数据库中查出有13 种药共43 件中国专利,而通过STN 国际联机系统检索美国化学文摘数据库并将检索结果限定在‘中国专利’,却查出有36 种药共441 件中国专利。就此而言,我们的专利文摘数据库对化学药物信息检索的漏检率达90% 以上!”特别是,如果要查询在专利文献中大量存在的化学结构、基因序列等关键技术信息,由于我们的数据库没有对这类信息进行加工,并且不具备对这类信息的检索功能,从而造成100% 漏检!这样的数据库不仅无法满足专利审查员的需求,更不能满足社会公众进行创新研发和决策的专业查询需求。由于我们的检索手段落后,或者是对专业化检索的忽视,大量的重复研究造成人力物力资金的浪费十分惊人!特别是时间的损失。重复研究的成果实施还会造成大量侵权诉讼,并带来名誉和赔偿金的惨重损失!每次说起这样的事例,刘延淮都会激动不已,闻者也无不动容, 并很容易理解刘延淮为什么如此执著地坚持,一定要建设我们自己的国际先进水平的专业化的数据库和检索分析平台了。

​        早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工作期间,刘延淮已经认定, 要做两部分的工作:一是通过政府资金支持,举办各类国际联机检索技术和数据加工技术培训班、国际知识产权战略研讨会,使更多的专利审查员和科技人员能够开启创新思维方法,运用最先进的技术手段,查阅最权威而详尽的世界专利与科技情报数据;二是奋起直追,通过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建立中国自己的深加工的世界专利信息数据库,建设具有专业化检索和分析功能的国际联机检索平台,并开展对社会的服务。

​        然而,对此也有非议不绝于耳。有人说,大力推广欧美数据库和联机检索系统有崇洋媚外之嫌。刘延淮说,与西方国家的先进数据库相比,用我们的数据库查询中国专利仅关键词检索漏检率就达90%,难道我们不应该汗颜自省,不该奋起直追吗?至于说到要对全世界的多国语言的基本专利数据进行深度加工, 建立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专业化的国际联机检索平台,更有人认为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既然发达国家的数据库和检索系统已经很成熟,用就是了,何必还要重复建设?刘延淮的观点则是:人家有,不等于自己有,何况别人还可能不卖给你。我们没有专业化的数据库和检索平台,已经使需要大量查询并获取专业化情报数据的企业和研发机构去使用外国权威的联机检索系统和深加工的数据库。这些外国数据库很昂贵。比如英国德温特世界专利索引数据库一小时的联机检索费是600 美元;在STN 系统中检索一个化学结构需要60 多美元,一个子结构检索需要100 多美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科技创新浪潮风起云涌, 对专利技术的信息查询检索需求量巨大,此项开支相当惊人!据调查,一些大药厂的研发部门,每年花费数百万元用于专业化的国际联机检索是很正常的事情。中国一年几十个亿就这么花出去了!即便如此,大多数的国内高校、科研机构和企业,特别是极具创新能力的广大中小企业还是用不起。更何况我们的国防军工系统是不能使用外国的国际联机检索系统的。“战争年代,军事情报往往决定战争的胜负。我们现在正处在知识经济时代的无硝烟战争中,专利情报、技术创新情报的有效利用,往往能够决定政府的重要决策的正误,能够决定一个企业的生死存亡和未来!” 刘延淮说,“因此,必须建立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专业化的技术创新情报服务支撑系统,这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卿余庆:多功效外用药的发明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发明与专利-腾讯 点击或扫描关注 发明与专利-新浪 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