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新《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解读 - 政策政务 - 中国发明与专利

2012年新《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解读
2014-09-30 11:57:49   来源:中国发明与专利   评论:0 点击:

摘要:继2003年颁布实施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之后,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2年3月15日颁布了新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该办法对强制许可的审查、强制许可费用的裁决、强制许可的终止作了详细的程序规范,对2008年颁布的专利法中新增加的几种强制许可情形也作了进一步的规定,强化了专利实施许可制度的可操作性。本文对2012年新颁布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的价值取向、一般程序规范、几种特定情形下专利强制许可的实施条件与程序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需要进一步明确的几个问题。 关键词: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 解读 价值取向 程序规范


        经过第三次修订后于2008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对专利实施的强制许可作了较大的修改。为了配合专利法的实施,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12年3月15日颁布了新的《专利实施强制许可办法》(以下简称新许可办法),该办法于2012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强制许可制度中,实体理由和程序条件是两个不同的问题。2008年专利法主要是从实体上规定了强制许可的理由,较少涉及强制许可的程序条件。新许可办法的颁布完善了专利强制许可的程序条件,使得强制许可的审查、强制许可费用的裁决、强制许可的终止有了规范的程序保障,也使得2008年专利法新增加的几种强制许可情形有了明确的程序规范。

 
        新许可办法的价值取向

        专利保护和强制许可犹如天平的两端:一端为专利权,重在保护发明人的利益;另一端为强制许可制度,重在保护社会公众的利益,防止和克服专利垄断权的滥用。[1] 新许可办法作为专利强制许可的配套法律规范,其核心价值在于保护社会公众利益,防止专利权的滥用,这一核心价值是执行专利法中强制许可的实体规定的必然结果。从新许可办法第一条规定的立法目的来看,新许可办法本质上仍然是一部程序法,其目的在于规范强制许可的给予、费用裁决和终止程序。基于程序法的程序价值,在上述强制许可制度的核心价值的统领下,新许可办法还具有如下3方面的程序价值。

        1.保障社会公众的程序权利

        根据新许可办法的规定,启动专利强制许可具有2条途径:社会公众自行请求启动和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建议启动。根据新许可办法的规定,依据专利法第四十八条(专利未实施或未充分实施,以及滥用垄断行为)、第五十条(基于公共健康目的药品出口)、第五十一条(依赖专利交叉许可)提出的专利强制许可,由社会公众请求启动;而依据专利法第四十九条(国家紧急状态和公共利益)提出的强制许可,由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建议启动。

        在社会公众启动强制许可的情形下,社会公众利益必须通过程序保障来实现。新许可办法对如何申请、如何审查、如何决定这3个方面进行了规定,完善了强制许可流程和程序:第一,在如何申请方面,新许可办法第九条对公众提交的强制许可请求书的内容进行了规定,新许可办法第十条和第十一条针对不同情况下,公众申请强制许可所需要达到的条件和提交的证明进行了规定,上述规定使公众申请强制许可时,对需要达到的条件、提交的内容和材料有明确的了解和依据;第二,在如何审查方面,新许可办法第十八条规定了社会公众申请口头听证权、公开听证权、申辩和质证权,新许可办法第二十条规定了社会公众的书面听证权以及陈述意见的权利;第三,在如何决定方面,新许可办法第二十条规定了国家知识产权局驳回申请的情形和范围,新许可办法第二十二条对决定应载明的内容和告知的期限作出了规定。

        2.保障专利权人的程序权利

        专利强制许可是与专利权保护配套实施的制度,新许可办法一方面需要在限制专利权滥用方面发挥作用,另一方面也需要在保障专利权人合法权利方面体现其程序价值。新许可办法给予了专利权人与请求人同等的口头听证和书面听证的权利,新许可办法还规定了专利权人在强制许可的理由消除并不再发生时,有权请求终止强制许可。新许可办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了请求终止强制许可需记载和提交材料,第三十八条规定了专利权人对是否终止强制许可陈述意见的权利,第三十九条规定了强制许可决定应该载明的内容和告知的期限。

        3.约束审查机关权力的程序保障

        新许可办法作为一部行政程序法,在体现对行政相对人权利保护的同时,也体现了对行政主体权力制约的价值。新许可办法对审查机关的权力约束主要体现在如下方面:

        第一,请求原则对审查机关的制约。该制约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强制许可的启动需要基于请求原则启动,新许可办法规定了基于社会公众请求启动和基于国务院主管部门建议启动两种类型,排除了审查机关自主启动强制许可的情形;二是强制许可审查范围的限制,新许可办法第十七条对审查机关的审查范围进行了规定,在请求启动的情形下,审查范围仅限于请求人提交的请求、提供的信息和提交的证明文件。

        第二,听证原则对审查机关的制约。新许可办法在强制许可审查、许可费用裁决、强制许可终止等程序中均规定了审查机关的听证义务,审查机关需要在作出决定前听取当事人的意见。

        第三,审查机关的及时告知义务。新许可办法第二十二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九条均规定了审查机关应在法定期限内(5日)告知当事人相关情况;新许可办法第二十四条规定了审查机关在基于公共健康决定给予药品强制许可时,应该将相关信息通报世界贸易组织。

        第四,审查机关的审限限制。这对审查机关的高效行政提出了要求,新许可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了强制许可费裁决决定应该在收到请求书之日起3个月内作出。
 

        新许可办法的一般程序规范

        由于专利法对于强制许可的启动、审查、决定缺乏程序性规定,这使得强制许可一旦真正启动,会存在较大的模糊之处和不确定性,降低了公众申请强制许可的可预见性,影响了强制许可的可实施性。新许可办法对强制许可的启动、审查、决定作了详细的程序性规定,弥补了专利法由于篇幅限制,在强制许可程序方面的规范缺失。

        1.新许可办法规定了请求强制许可的启动、审查、决定流程

        新许可办法以提交书面请求作为强制许可的启动条件,对请求书的具体内容作了列举式规定(第九条),并对请求不予受理的情形(第十四条)、驳回请求的情形(第二十条)、给予强制许可的情形(第二十一条)作了详尽规定;新许可办法还对强制许可决定的具体内容作了明确的要求。这些一般性程序规定使得强制许可的启动、审查、决定流程清晰、明确,且新许可办法在强制许可费裁决和终止强制许可审查部分,也作了上述类似的规定。

        2.新许可办法还将请求原则、听证原则、权利处分原则作为一般性原则体现在强制许可审查、强制许可费裁决、强制许可终止审查的程序规范中

        请求原则体现在,在上述强制许可相关程序中,审查机关必须基于请求人的请求启动相关程序,不得自行启动强制许可;相关程序的审查也应该基于请求人提出的理由、材料和证据(第十七条、二十一条)。
听证原则体现在,在上述程序中,决定作出前,审查机关应该书面听证,将对当事人不利的拟作出决定及理由告知当事人,并且给其一定期限听取其意见(第二十条、二十一条、二十七条、三十五条),而当事人也可以另行要求组织听证(基于专利法第四十九条和第五十条启动的专利强制许可请求除外)。

        权利处分原则体现在,在上述相关程序中,请求人在决定作出前,均可自主撤回请求,终止审查程序,审查机关不得依职权继续审查(第十九条、二十八条、三十七条)。

        3.外国人申请强制代理制度

        值得关注的是,新许可办法在总则部分新增加了外国人申请强制许可的强制代理规定。新许可办法第四条规定:“在中国没有经常居所或者营业场所的外国人、外国企业或者外国其他组织办理强制许可事务的,应当委托依法设立的专利代理机构办理。”该规定表明,中国的单位或个人办理强制许可相关事务,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委托专利代理机构办理,而外国的组织或个人则必须委托专利代理机构办理。根据上述规定,无国籍自然人和在中国有固定居所的外国组织不受以上限制,他们与本国人享受同等的自主决定是否委托的待遇。

        新许可办法作出上述规定的依据在于:第一,巴黎公约虽然规定了“国民待遇”原则,限制成员国对外国人或组织施加不同于本国人的知识产权保护限制,但是巴黎公约第二条第三款对“国民待遇”给予了程序性例外,其中规定对于委托代理人问题,各国工业产权法律可以予以保留,因此,新许可办法第四条关于外国人申请强制许可必须委托

相关热词搜索:专利 办法

上一篇:多管齐下力促知识产权强省 ——访河北省知识产权局局长刘纪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发明与专利-腾讯 点击或扫描关注 发明与专利-新浪 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