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三十六计之以逸待劳 - 重点文章 - 中国发明与专利
首页 > 重点文章 > 正文

专利三十六计之以逸待劳
2014-06-13 10:53: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摘要:本文以“三十六计”之第四计“以逸待劳”为分析切入点,探讨“以守为攻,以静制动”在专利战中的运用,值得我国企业参考。
        关键词:三十六计  以逸待劳  专利战  专利布局

        “三十六计”,或称“三十六策”,是基于中国传统战术思维体系的36个兵法策略,分为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和败战计6套战术,这6套战术中的辩证统一、谋篇布局的战略思想,与企业在不同阶段的专利战略有一定的契合之处。笔者认为,如果将“三十六计”中大道至简、易于应用的战术策略应用到企业专利布局中,对于后WTO时代的中国企业制定合理的专利战略有一定的指导作用[1]

        本文以“三十六计”之第四计“以逸待劳”为分析入口,就其在企业专利布局和专利战略中的运用场景进行探讨,将“以逸待劳”之计的“最好的进攻就是防守”的内涵与战略思维应用于专利之道[2],希望能帮助我国企业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管理和保护,增强自主创新能力。

一、计策解读
        “以逸待劳”,也作“以佚待劳”,在《三十六计》中的原文为:“困敌之势,不以战;损刚益柔。”[3]“以逸待劳”之计,就是在敌人气势正盛之际,采取不直接进攻的战略,坚守住自己的阵地,消磨敌人的士气,使敌人疲于奔命,同时审时度势,寻找最有利的战机,从而后发制人、一举破敌。

        《孙子兵法·虚实篇》[4]云:“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孙子·军争篇》又云:“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三十六计》按语云:“兵书论敌,此为论势,则其旨非择地以待敌;而在以简驭繁,以不变应万变,以小变应大变,以不动应动,以小动应大动,以枢应环也。”

        “以逸待劳”的核心关键点,除了先行防御而后发制人,还要避锐击惰,以静待哗,以简驭繁,以不变应万变,以小变应大变,以不动应万动,以小动应大动。正如图1中揭示的一样,“以逸待劳”实质上就是更加主动地握住最终决定权的“守株待兔”,前来的兔子代表的数字基数越大,越靠近大树,死亡概率就越高。


       在各种战例中,陆逊火烧蜀军七百里连营是“以逸待劳”[5],孙膑于马陵道伏击庞涓是主动的“以逸待劳”。象棋棋谱中的“屏风马气死巡河炮”是以静制动的“以逸待劳”。《曹刿论战》中曹刿指挥鲁军用“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战术理论击退强大的齐军,更是“以逸待劳”的成功案例之典范。

二、运用技巧
        专利战争是商业战争的高级体现形式,参战方必须在每场硬战来临之前作好充分的迎击准备。在专利战中使用“以逸待劳”之计,也必需一个明确而具体的总体设计和战略调整策略。笔者根据此计在专利战中运用的核心内涵总结出了以下的“九字诀”——预、养、布、标、待、诱、疲、静、必,尝试为企业打造在运用计策的过程中有章可循的基础。

        正所谓:
        以逸待劳需主动,以静制动来布控。
        预养布标是根本,待诱疲静必紧跟。

        1.预
        预,是指专利情报的收集分析和专利预警。凡“专利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专利情报和专利预警是“以逸待劳”之计运用成功的基础。
    
        企业分析利用专利情报,通过专利技术预测和市场预测,能够在技术项目的遴选、技术目标的确定、技术路径的选择、技术效果的应用、专利战地理市场的布局中占得先机,预测竞争对手或潜在竞争对手的专利技术动向[6],提前进行专利布局和市场防御,从而从容应对专利战。

        2.养
        养,就是养精蓄锐、储备专利。在专利战争发生之前,技术研发积累、专利技术储备是企业养精蓄锐、蓄势待发的必要条件。我国企业的专利储备可以按照以下3个步骤进行:

        首先,要在总体上秉承生产、储备、研发、制造、改进的专利技术研发战略,进行技术点的积累和创新。

        其次,开发原创性技术并获得相应专利,完成针对原创性技术的基础专利、应用专利和外围专利的专利组合布局。

        再次,针对国外公司的原创技术专利,迅速申请外围技术专利,使国外公司的盈利空间缩小,并争取专利交叉许可,进行二次开发。

        3.布
        布,就是专利布局。企业除了坚守住自己固有的专利阵地外,还应在同类产品、产业链的上下游进行专利布局,专利布局围而不攻、以不变应万变,在一定范围内形成稳固的专利壁垒,使竞争对手的专利申请无法突破己方的专利布局。

        企业进行专利布局,要综合产业、市场和法律等因素,对既有专利进行有机组合,结合专利收购和专利合作,涵盖企业利害相关的时间、地域、技术和产品等维度,构建严密高效的专利保护网,最终形成对企业有利的路障式、围墙式、地毯式或丛林式等专利组合。另外,企业的专利组合还应该具备一定的数量规模,保护层级分明,功效齐备,从而获得在特定领域的专利竞争优势[6]

        4.标
        标,就是标准。商业竞争的潜规则是:三流企业卖劳力,二流企业卖产品,一流企业卖专利,超一流企业卖标准。[5]谁先掌握了专利战中的标准,谁就能以逸待劳把握先机。

        标准是专利技术实现其价值增值的最高体现形式之一。企业只有将产品技术化、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全球化作为专利战略的目标,主动布局,才能占得市场先机。

        5.待
        待,就是等待时机,但不是消极被动地等待。“以逸待劳”,不同于守株待兔,要综合考虑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伺机或主动地创造条件,把专利战争的焦点引到自己的专利布局包围圈中。
   
        如在专利申请中可以使用以逸待劳、伺机而动的战术。对于短期内未打算实施的储备技术和他人难以利用反向工程得出的技术,企业在核心技术研发结束后,可暂且将其作为技术秘密进行保护,同时研发外围专利。根据产品市场推广的需要、竞争对手的研发情况等因素,等待时机提交专利申请[6]

        6.诱
        诱,就是诱敌深入,诱其露出破绽。通过结合“三十六计”中“抛砖引玉”、“打草惊蛇”、“欲擒故纵”等计策,让竞争对手暴露自己专利布局的缺陷,从而有可能牵着对手的鼻子进入己方既定的专利包围圈中,主动做局使之满足“以逸待劳”的条件。

        7.疲
       疲,就是令对手疲惫,在专利战中,指通过不断地对对手进行专利诉讼、异议等疲惫策略骚扰竞争对手,使其耗费时间和财力物力疲于应付。在专利战决战之前,可通过连续的、长时间的无效谈判、侵权谈判和合作谈判等使对手疲倦,也可通过在谈判中主动使问题复杂化,并不断提出新问题进行纠缠,消耗对手。如果竞争对手感觉耗不起而主动和解或认输,则利用“以逸待劳”之计起到了不战而胜的效果。

       8.静
       静,就是以静待哗,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企业根据自己的专利布局,关好大门围而不攻,或以守为攻巧妙周旋,审时度势,寻找最有利时机后发制人。静,要如毛主席在《西江月·井冈山》中所描述的一样:“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9.必
      必,就是必要条件。全面的竞争情报收集和分析、对市场和技术的正确判断、得力的技术研发团队、完备的专利布局、牢固的专利联盟、雄厚的资金储备等,都是企业实施“以逸待劳”之计的必要条件,企业需要在专利战实施“以逸待劳”之计前不断地进行准备和完善,才能在“以逸待劳”时不至于“弹尽粮绝,自掘坟墓”。

三、专利战应用示例
       在频繁发生、接连不断的专利诉讼战中,宝丽来公司与柯达公司围绕一次性成像技术而展开的长达14年的专利诉讼大战,是专利战争史上一个著名的案例。笔者认为,这场专利诉讼战是宝丽来公司用“以逸待劳”战术战胜柯达公司的“反客为主”战术的一个典型战例。


图2 宝丽来公司的一次性成像相机(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双方诉讼争执的技术是一次性成像技术,也叫即时成像技术。1947年,宝丽来公司推出了它的第一批即时成像照相机。宝丽来公司非常注意保护其专利产品,其依据核心专利技术和外围专利技术构建了严密、高效的专利保护网,最终形成对企业有利的地毯式专利组合。到20世纪60年代,该行业的产业链已被宝丽来公司完全控制,当时宝丽来公司在这方面拥有150项专利,基本上完成了“以逸待劳”所必需的专利技术储备、在技术必经点设置专利壁垒、基本控制上下游的关键点的配置。

       20世纪60年代早期,柯达公司开始关注市场前景开阔的快照市场,开始了小规模的研究工作,开发快照相机和即显胶卷技术,以期能抢夺快照商品的市场。宝丽来公司和柯达公司在早期还签订过联合开发协议,宝丽来公司甚至向柯达公司展示过其下一代产品的设计秘密(当然已被专利权保护)。当时,柯达公司的高级行政官员和研发经理很清楚地知道,沿着已经被专利权牢牢保护的宝丽来公司的研发老路走,存在潜在的知识产权侵权危险。于是,柯达公司在初期采用了日本人发明的“专利规避”战略。然而,柯达公司前期的研发工作基本失败了,因为其研究开发的产品质量不过硬,完全不具备与宝丽来公司产品竞争的能力,其所有的努力都不得不付之东流。由此也可见宝丽来公司专利布局的严密程度。

       到了20世纪60年代晚期,宝丽来公司快速照相机的销售量达到了全美所有相机销售量的15%,这使得柯达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士更加眼红。这个新市场的商业利润太高,令人无法抗拒诱惑,1969年,柯达公司不遗余力地发起了新一轮研究浪潮,取名“130工程”。这一次,柯达公司不想像上次一样另辟蹊径了,它已经很清楚地意识到,除了开发一些与宝丽来公司相似的、已受专利权保护的技术以外别无选择。基于这种考虑,柯达公司聘请了专业的纽约律师事务所为其研发部门提供有关专利权的咨询服务,加快了仿制宝丽来公司的技术的研发步伐。这时,宝丽来公司仍然采取“以逸待劳”战术,继续完善自己的专利布局,围而不攻,以不变应万变。
 
       柯达公司于1976年4月20日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快照相机和胶卷。依靠自己成熟的营销网络和品牌影响力,7天之后,其快照相机的相关销售额达到了宝丽来公司年销售额的90%。此时,宝丽来公司认为反击的时机已到,控告柯达公司侵犯了它的12项快照摄影技术专利权。开始时,法庭对专利权解释采用了传统的限定性原则,认为柯达公司的产品成功“绕过了”宝丽来公司的专利,没有侵害其专利权。但等价原则慢慢发生了影响,到1980年,证据认定开始偏向宝丽来公司。

        1985年,美国波士顿法院的法官瑞安·佐贝尔认定柯达公司侵犯了宝丽来公司的7项专利权。她在判决书中写道:“柯达公司的官员、代理商、服务人员、雇员、律师以及那些与上述人员协同作战的人都应该停止生产、使用和销售快照相机、胶卷。”法院判决柯达公司赔偿9.25亿美元的损失费。此时的赔偿损害金额是按照故意侵权计算的,是一般赔偿数额的3倍。除直接的侵权损害赔偿外,柯达公司还被迫关闭了价值15亿美元的生产设备,解雇了700位工人,并花费了近5亿美元买回其在1976年至1985年间售出的1600万架快速照相机。在长达14年的法庭斗争中,柯达公司花费了1亿美元的律师费用。除此之外,其长达十几年的研发工作取得的所有成果,都随着败诉而灰飞烟灭。

        宝丽来公司一战成名,其通过完备的专利布局“以逸待劳”地击败了实力数倍于自己的柯达公司。

四、总结
        “以逸待劳”之计在专利战中,就是处理好动与静、盈和亏的关系,通过跟踪竞争对手的专利以静制动、后发制人,通过专利互补战略以盈养亏、以亏促盈,通过完备的专利战略处盈虑亏、有备无患。

        应用“以逸待劳”之计进行策略性专利进攻时,要借助天时、地利、专利布局、技术储备、标准化专利技术等有利条件,以静制动而占据主动地位,围而不攻,让对手陷入被动,疲于应付,或通过“围点打援”的方式,打乱竞争对手的整体专利布局。

       应用“以逸待劳”之计进行专利防御时,则应养精蓄锐,后发制人,以不变应变,以小变应大变,以不动应动,以小动应大动,抓住时机而后发制人。(作者简介:董新蕊,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机械发明审查部轻工机械处主任科员,从事发明专利审查、专利分析、专利战略研究等工作,电子邮箱:dongxinrui@sipo.gov.cn


参考文献:
[1] 董新蕊.专利三十六计之走为上计[J].中国发明与专利,2014(3).
[2] 王晋刚,张铁军.专利化生存[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
[3] 钟永森.孙子兵法与战略管理[M].南京:凤凰出版社,2010.
[4] 王健民.三十六计(绣像本)[M].哈尔滨:北方文艺出版社,2007.
[5] 马秀山.说三国谋略  话专利经营[M].北京:专利文献出版社,1993.
[6] 何敏.企业专利战略[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11.

相关热词搜索:三十六计 以逸待劳 专利战 专利布局

上一篇:专利三十六计之走为上计
下一篇:关于专利费用收据的几个常见问题解答

分享到: 收藏

发明与专利-腾讯 点击或扫描关注 发明与专利-新浪 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