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永志:与感染性疾病做斗争的科研“战士”
2013-06-25 18:09:42   来源:   评论:0 点击:

感染性疾病在临床上很普遍,是各科医生经常面临的问题。随着环境等各种复杂因素的变化,艾滋病、禽流感、新型甲型 H1N1流感等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新发感染性疾病不断出现。如何应对新老感染性疾病的双重威胁,将是医学界的研究热点。
近年来,多种模式生物全基因组序列的获得,标志着现代感染病学的发展已逐步跨入到一个全新的分子时代。大连大学医学院伦永志副教授即是一名手拿“生物分子”利器,与感染性疾病做斗争的“医学研究战士”。

微生物探索是一本写不完的“书”
伦永志,1973年8月生。从高中时代开始,他就对神奇的生物学充满了兴趣和爱好,由此奠定了他与生物研究结下的一生情缘。
1992年,伦永志如愿考取辽宁大学生物学系微生物专业,标志着他探索生物世界的大门就此开启,人生目标与未来工作幸运地联系到了一起。此后四年系统学习,伦永志逐渐走入了一个他向往已久的微生物神奇奥妙的探索世界里,尤其通过完成毕业论文,他的科研兴趣被进一步焕发出来,继续攀爬象牙塔的愿望也由此萌生。
正如科学界里流传的一句话:“科学就像是一本永远也写不完的书。”而伦永志的微生物学求学之路就像是一本催人奋进的“探索书”,书写之人正是伦永志自己。在伦永志进行本科学习期间,微生态学逐渐成为微生物学的一项热门研究。因此,在1996年顺利获得理学学士学位之后,怀抱继续深造梦想的他,紧贴时代脉搏,选择到大连医科大学攻读病原生物学专业医学硕士学位,期间所做的科研方向就是微生态学。3年寒窗,终有所成,但伦永志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前行的脚步,研究越深入,他就越感觉自己的技术手段跟不上,很难从机制上揭示或解释现象。要想从分子水平开展研究就必须再深造!带着这一目标,伦永志又踏上了继续攻读博士的征程,终于在2006年7月圆满获得大连医科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理学博士学位。
生物科学探索的天空,因为有梦有翅膀,一切坚持才显得那么顺其自然。对伦永志来说,医学科研之路虽然艰辛,但因为插上梦想得以实现的“翅膀”,一路走来都是艰辛与快乐相随。而今,昔日曾在恩师教诲下拼命吸取医学知识的他,摇身也变为一名杏林坛下哺育新一代的园丁,对教师这一职业,他本来就很喜欢,所以,当初也是顺理成章地选择了进入高校,目前主讲医学微生物学、微生态学、分子生物学3门课程。主要研究方向为分子微生物学。
天道酬勤,多年翱翔在微生物的神秘世界,而今的伦永志已经“丰满了羽翼”,更为重要的是,根据自己多年的探索经验,立足于当今医学研究需要,他确定了自己今后工作的主要方向,即以感染性疾病的分子生物学为主,跟过去一样,一旦确定目标,便只顾风雨兼程。
 
感染性疾病研究结硕果
众所周知,感染性疾病至今仍是人类面临的重大挑战。随着各种新发感染病的不断出现,使得感染性疾病在全球得到越来越广泛的关注。我国在这一研究领域高端层面上不断追踪,但中国只能说是生命科学大国,还不算是强国,各个层面差距极大。立足国需,结合实际情况,伦永志副教授分别在微生态学、分子病毒学、基因工程药物这三个方面进行研究,并取得不错的成绩。
微生态学(灭活的双歧杆菌研究)
在微生态学研究领域,伦永志副教授的研究以灭活的双歧杆菌研究为代表。目前在国际上,利用灭活的嗜酸乳杆菌为主要原料制成的微生态调节剂已应用于临床,并取得了良好的治疗效果,获得了较大的利润。但国内外研制开发的双歧杆菌制剂采用的都是活菌,其有效期不过一年左右,这样限制了此类产品的应用范围与条件。
伦永志副教授通过系列研究从细胞水平(粘附肠上皮细胞能力)、动物水平(抗肠源性感染效应)说明了死菌的生态效应和生理作用,证明灭活的双歧杆菌与双歧杆菌活菌可能具有相同或相近的效应,这就为延长其生物制剂的有效保质期 2~3年提供了关键依据。
这一成果既说明了双歧杆菌对粘膜或肠上皮细胞的粘附及定植是其发挥作用的前提条件,又为临床上治疗肠源性感染提供了来自微生物方面的“佳音”。
分子病毒学(HBVDNAPTP1研究)
乙型肝炎病毒(HBV)的持续感染至今仍然是一个全球性的健康问题。伦永志副教授及其团队专门针对这一难题展开了深入研究。在前期研究中,他们首次发现HBVDNAPTP1与成对免疫球蛋白样受体2α(PILRα)胞内域存在相互作用。他们推测:若PILRα未与配体(细胞因子)结合,则无法活化下游信号通路;若PILRα与配体结合,高表达的HBVDNAPTP1通过与PILRα相互作用而发挥正性调节作用,协调下游信号通路活化,从而激活单核细胞凋亡信号;而正常低表达的HBVDNAPTP1则不能有效发挥正性调节作用,亦不能协调下游信号通路活化并引起细胞凋亡。
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他们下一步的研究目标是:观察HBVDNAPTP1与PILRα发生相互作用后对单核细胞凋亡的影响,以揭示HBVDNAPTP1在PILRα介导的单核细胞凋亡信号通路中的核心作用。
基因工程药物(基因重组抗肿瘤蛋白Hespintor研究)
伦永志副教授的另一项主要工作是在基因工程药物研究方面,主要意图是利用基因重组手段抗击目前摆在人类面前的难题——肿瘤。
目前研究已经取得一定进展,已利用基因工程手段获得了高纯度的基因重组Hespintor均质蛋白,裸鼠成瘤实验表明其具有明显的抗肿瘤活性,下一步拟利用流式细胞术检测Hespintor均质蛋白对人肝细胞癌细胞增殖指数的影响(细胞毒性实验)。在此基础上,观察Hespintor均质蛋白对纯系荷瘤小鼠的抑瘤作用(体内药效学实验);检测Hespintor均质蛋白对人肝细胞癌细胞侵袭转移能力的影响(体外药效学实验),为进一步开展药代动力学研究及开发抗肿瘤基因工程创新药物提供可靠的实验依据。
 
医学专利急需“查缺补漏”
科学技术唯有搬下高阁,走人寻常百姓家,才能最终实现其价值。在医学领域更是如此。“创新是科研工作的开始,应用是科研工作的目标。”伦永志认可这一说法,正因如此,他的每项研究都力求走下“高阁”,惠及患者。
目前,双歧杆菌研究告一段落,但因受知识产权和政策所限,产业化道路行走不易;抗肿瘤基因工程药物研究正在进行,已有医药服务公司联系洽谈;分子病毒学研究一旦有所突破,可从基础研究角度出发探寻其与慢性乙肝发生的关系,从应用研究角度出发可望成为新的药物靶点。
“据我了解,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三专利大国,但从专利的技术领域看,国外主要集中在一些高新技术领域,如化工、电子、机械、生物技术等,而国内绝大多数集中在食品、包装、传统医药等行业。国内在技术含量方面还相对落后,这也体现在国内生命科学方面。保护科研人员的知识产权,就是维护科研人员的经济利益和权益,而国内目前过于看重知识产权保护,忽视了技术含量和成果应用,与企业需求严重脱节,导致专利转化率低,专利维持时间也比国外要短。”结合多年应用研究经验,伦永志在专利方面发表了自己的体会。正如他的话里所体现出来的深意,中国的专利之路还有很多亟待完善的地方,中国在医学领域的专利发展之路更需要及时“查缺补漏”,调动政、企、研等多方力量共同沟通应对,最终才能达到医学技术走下高阁,真正惠及广大患者的目的。

相关热词搜索:伦永志 感染性 疾病

上一篇:侯尚伟:寻找前往健康之源的通道
下一篇:王玉峰:建设和谐开放网络社会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