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海峰:手握专利对侵权说“不”
2013-06-26 16:27:54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2年12月4日,在广交会全国药品交易会现场,辽宁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三花接骨散”上市新闻发布会人声鼎沸,在场的观众和与会专家对“三花接骨散”的复产倍感欢欣鼓舞。“三花接骨散”因为显著的疗效而广为人知,深受患者的欢迎和信赖。然而,曾因为某些原因,于2002年停产。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三花接骨散”发明及专利持有人柳海峰教授的照片。他为研究发明“三花接骨散”所撰写的著作和研究资料,也在会场上被人们广泛传阅、讨论。
 
此“三花”非彼“三花”
正当发布会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一位中年男人走进会场,人群中不断有人认出他,“他不就是发布会屏幕上滚动播出的那个人吗?”“我认识他,他就是‘三花接骨散’的发明人——柳海峰教授。”人群中不约而同地响起了掌声。 
柳海峰教授快步走到台上,接下来,他讲述了一段令现场所有与会观众、专家、新闻媒体和厂家均感震惊的话:“我是中华骨伤医学会会长柳海峰,大家都知道‘三花接骨散’是我发明的,我连夜从澳门赶来,是为了向大家说明一些情况,维护大家以及我本人的合法权益,因为一些原因,‘三花接骨散’在2002年就停产了。现在这个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是个民营企业,不是我当时任法人代表的集体所有制的营口三花制药总厂,营口三花制药总厂与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并无传承关系。现在的这个‘三花接骨散’是根据过去旧有的配方制造,并未经我的技术指导,对于这个药物在生产及患者使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概不负责。”
“另外,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在宣传活动中利用我的资料进行市场推广宣传,侵犯了我的肖像权,利用我过去的著作作为药物疗效和恢复‘三花接骨散’生产的凭据,侵犯了我的著作权。‘三花接骨散’是我的发明专利,受到法律的保护。并且我在原有‘三花接骨散’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改良完善,为此申请了新的专利,并研发成功了新药‘柳式接骨散’。”
“现在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三花接骨散’疗效如何,我不大清楚,但从它的外包装上标明的药方来看,‘三花接骨散’在使用不当的情况下有可能对患者造成一定的损害。作为‘三花接骨散’的发明人,我很清楚,为了避免对患者的损害,‘三花接骨散’的生产和使用都需要遵循严格的标准,我了解它的所有生产流程,据我所知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至今并未通过GMP认证,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三花接骨散’能够达到严格的生产标准吗?它能保证患者的用药安全吗?”
之后,柳海峰教授径直走向了会场设立的知识产权投诉台,对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进行了投诉。
 
突遭变故 国企变私企
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企业呢?
关于它的历史还得从一场并购案说起。营口三花制药有限公司是于2010年10月成立的私营企业。据柳海峰教授回忆,1995年,当时营口市政府有关领导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帮助已停产数年、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营口市制药厂恢复生产,向文化部和卫生部的有关领导提出要求,希望北京三花高科技公司能够收购营口市制药厂,利用柳海峰教授的专利技术运用于药品生产后,经济效益好的优势,将营口市制药厂盘活。并许诺营口市制药厂原有的负债由政府偿还,并且政府还将以技改贷款的方式,对收购后的药厂给予8000万元的投资。
当时的北京三花高科技公司隶属于文化部和卫生部管辖,属于部属企业国有资产,两部委领导经过研究,批复同意了营口市政府的要求,并派人前去考察。最终,双方达成了收购协议。营口市制药厂被收购后,更名为营口三花制药总厂,成为北京三花高科技公司旗下的企业,隶属于文化部,成为了部属企业。营口三花制药总厂就此踏上了技术改造之路,获得了新生。营口三花制药总厂改造初期,在营口市政府领导的协调下,营口市财政局向营口三花制药总厂投入了第一批技改资金1900万元,北京三花高科技公司也投入了1000万元的技改资金。
经过全面改造后的营口三花制药总厂,有标准的中药和西药车间,也获得了GMP认证,恢复了生产。经过3年的努力,当时的营口三花制药总厂年订单额达到1.5亿美元,发展得有声有色,经济效益不断增长。柳海峰教授也得到了文化部和营口市领导的一致赞赏与肯定。“文化部和营口市领导的肯定和支持,让我整整几宿激动难眠。”柳海峰教授不无感慨地说。但是到了2000年,由于其他方面的原因,为了能够继续自己的事业,他最终选择了去澳门发展。营口三花制药总厂,也在2002年停产。之后,作为国有资产的营口三花制药总厂以总价1409万元进行招商,包括一条完整的中药生产线,14个药品批准文号,营口市中心2.9万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权,1.05万平方米厂房。而“三花接骨散”作为柳海峰教授的个人专利,并未包含在出售范围之内。
好在专利还掌握在柳教授手里,虽然之后专利遭到了许多人的侵权仿制,但毕竟柳教授才是“三花接骨散”专利的唯一合法持有人。这是铁铮铮的事实。
成功的到来并非偶然,没有足够的努力是难以达到目标的。如果我们了解到柳海峰教授为“三花接骨散”所作的不懈努力,就不难体会到他在专利成果、肖像权、著作权等合法权利被侵犯后的那种无奈和愤怒。“三花接骨散”的发明,耗费了柳教授整整8年时间,试问人生又有多少个8年呢?更何况这8年中柳教授遍历种种艰辛。

医路漫漫 上下求索
1959年6月,在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朝鲜族的一个中医世家里,一个男婴出生了,他就是日后的柳海峰教授。从小就时常跟随着身为当地名医的父亲柳春吉出门行医的他,生性内向不爱说话,遇事只是用心观察领会。在伴随父亲出诊的日子里,他用心学医,精研医理,为日后医学事业上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诊治跌打损伤是柳氏家族的绝活。在中国古代,著名的骨科大夫、中国骨科的奠基者兰道人,就在论著中提出,骨折的修复首先依赖血气的生长,并指出“凡骨折,皆用热药,以生血气”的论述。柳氏家族正是以这种理论为基础,经过几代人的探索与实践,研制成功了“接骨散”这一世代相传的秘方,并治愈了无数骨折患者。
在柳海峰16岁的时候,其父柳春吉罹患重病,在弥留之际,将秘方传给了柳海峰,并千叮万嘱要他继承家业、弘扬医德、治病救人。柳海峰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辜负父亲的嘱托,定要将“接骨散”发扬光大,造福更多的患者。柳海峰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从医生涯。
作为这一秘方的当代传人,柳海峰教授本可以在前人栽种的大树下悠闲自得地“乘凉”,但是作为一个身怀大爱的人,他选择了在原有家传秘方“接骨散”的基础上发明疗效更胜一筹的新药。经过不懈努力,不断地摸索实验,并在给众多骨折患者配方开药过程中反复调试剂量成分的最佳比例配方,还结合现代医学有关理论,寻求最佳配伍,最终发明了更有效的中药制剂——“三花接骨散”,完成了从民间配方到符合科学规范的骨伤新药的转变。柳海峰教授为此申请了国家专利。
这一新药,耗去了柳海峰教授整整8年的青春和心血。


 
渊源有自 “三花”终姓柳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论是伤筋还是动骨,没有长时间的治疗和休养是很难恢复的。然而,现代社会是一个讲求效率的社会,人人都面临着紧张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因此,只要患者患上骨伤疾病,其漫长的治疗和恢复过程,就必然给患者和家属带来巨大的压力。
“三花接骨散”的发明成功,标志着“伤筋动骨一百天”彻底成为了历史,骨伤疾病患者再也不用经历漫长的治疗和康复过程,再也不需像以前那样背负着巨大的经济压力。“三花接骨散”为何有着这样神奇的治疗效果呢?
作为一种纯中药制剂,“三花接骨散”的诞生经历了一个系统、科学、严谨的研究和实验过程。1990年,在首都医学院的支持下,北京中医科学研究所、北京儿童医院外科实验室、首都医学院病理及毒理教研室和潘少川、崔甲荣、杨佩荪等著名教授对“三花接骨散”作了大量系统的研究,取得了完整可靠的实验资料。专家们认为,“三花接骨散”是由中药参三七、西红花、当归、血竭、自然铜等多味药物制成的复方口服剂,药用量配比相当,符合中医药学理论和用药经验,具有活血化淤、舒筋活络的功效。
此外,科研机构还对“三花接骨散”进行了药效学、毒理学、病理学的实验,实验结果表明:动物用药14天后,与空白对照组相比,“三花接骨散”有着明显促进骨折骨痂形成的作用,在促进骨折愈合方面,其药效大大优于同类中药七厘散。
在用小鼠做镇痛实验时,该药无任何麻醉成分,与同类中药相比,该药起效快,镇痛时间长;在用大、小鼠做抗炎消肿改善微循环实验时,“三花接骨散”作用显著,优于同类中药;在进行毒性试验时,在24小时内,将此药以最大浓度、最大体积给小鼠灌胃两次,相当人用剂量的200倍。小鼠的血象、血清生化指标,大体解剖和病理组织学检查均未见异常。
指导这项实验的北京儿童医院教授、主任医师潘少川在接受采访时高兴地表示:“刚开始我对‘三花接骨散’还不大相信,现在看来它还真的解决了世界难题,不愧为骨折患者的福音。”
1995年9月,“三花接骨散”作为当时中国骨科唯一按照FDA标准生产的骨伤新药,取得了卫生部准字号,成功打开了国内外市场。1996年,“三花接骨散”被国家经贸委认定为国家级新产品,同年,还荣获了纽约国际传统医药产品金奖。
正是由于柳海峰教授坚持不懈地创新,“三花接骨散”才能符合中医药学理论和用药经验,顺利地完成中医药学理论到动物实验,从科研到开发的全过程,为骨伤病患者的健康带来了新的希望。
心系患者 大爱无疆
“百万骨伤患者站起来——全民健康大行动”,是柳海峰教授情系患者、关爱社会的一大创举。该活动的目的是充分利用各地方的医疗科研单位、各类医院及卫生保健系统的优势,积极开展骨伤病的预防与治疗等健康活动,建立健全骨伤病急救及治疗中心,积极推广使用有效的骨伤病治疗药物,使骨伤病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以逐步提高全民族的健康水平。
该活动自2000年7月开展以来,签约的协作医院达到66家,申请加盟协作的医院更是达到416家之多,已批准成立186个课题组,参加课题研究的专科医生达450人,各课题组共承担了245个研究课题项目。
活动中,骨伤病患者的收治将使用统一的调查问卷、体检和诊断方法,利用百万例大样本开展临床与基础医学、卫生经济学、卫生统计学、流行病学等方面的研究。这样大范围的研究,对骨伤病的研究发展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也可为科技成果的推广实施提供科学性的评价。
2000年7月18日,《人民日报》刊登大篇幅报道文章,介绍“百万骨伤患者站起来——全民健康大行动”的活动盛况,在醒目位置打出“二十一世纪——人人享有卫生保健”、“预防骨伤、人人健康、为国分忧、为民造福”的主旨语。其“积极推广使用有效骨伤治疗药物、缩短骨折患者康复周期”的宣传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走到今天,始终有一股坚定的信念在支持着柳海峰教授。正如柳海峰教授所说:“我不求享受,只想为人民做点事情;我不求荣誉,只求得到祖国的认可;我不求何物,只愿生命融入舍业的永恒。”柳教授经历过辉煌也经历过挫折,但他最终把守护人类健康这一伟大的事业放在内心的最深处,默默前行,风雨兼程。
矢志不渝 造福大众
定居澳门后,柳海峰教授并没有止步不前,相反,他在原来“三花接骨散”的基础上,历经8年的改良和浓缩,在原有成果的基础上,开发了创新型第2代浓缩散剂“柳氏接骨散”。
他还开发出了新产品“细胞再生营养素”及系列产品细胞再生素、澳门幸酒等。柳海峰教授于2005年又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2009年获得授权,从而填补了预防、治疗癌症、心脑血管疾病、骨质疏松症的中成药的空白。
作为一个认定了目标,就绝不轻易言败的勇者,柳海峰教授始终相信:只有通过市场的力量,才能让更多的患者享受到“柳氏接骨散”带来的治疗效果。定居澳门后,柳教授这一信念越发坚定,凭借着自己持之以恒的努力和澳门良好的商业环境,他最终成为了柳欧基恩国际有限公司、中国生命科技国际有限公司、现代生命科技(港澳)国际有限公司和澳门幸福酒厂有限公司的掌门人,逐渐实现了自己通过市场的力量为广大患者带去健康的愿景。
从“三花接骨散”到“柳氏接骨散”,从“让百万骨伤患者站起来”到定居澳门之后的二次创业,从大陆到澳门,不论身在何处,不论身经何事,柳教授一心为民,不惧风雨志不移。
柳海峰教授的经历或可用苏轼《定风波》中的名句做结: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对柳海峰教授的科技成果产业化及维权之路,本刊将持续关注。

相关热词搜索:柳海峰 手握 专利

上一篇:三项中药发明专利 解决世界医学难题
下一篇:李培丽:叩响全光通信的大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