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主导知识产权文化建设 的中国现实与路径 - 知识产权文化建设 - 中国发明与专利

政府主导知识产权文化建设 的中国现实与路径
2013-09-03 15:57:4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为深入推进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建设适应创新驱动发展需要的知识产权文化,本刊于2013年7~12期设立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专栏,主要内...
        为深入推进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建设适应创新驱动发展需要的知识产权文化,本刊于2013年7~12期设立“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专栏,主要内容将围绕“加强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促进知识产权战略实施”主题,包括以政府为主导的知识产权文化建设、知识产权文化与经济转型、知识产权文化与企业创新、知识产权文化与教育培训等方面。本期内容为以政府为主导的知识产权文化建设。                                                                                       ——编者
        知识产权文化无论作为学理性命题还是战略性政策,在我国已然有了为时不短的实践体验。自2005年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制定之始开启我国知识产权文化的理论研究及实践探索,到“加强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作为重点战略措施在《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中确立并实施,知识产权文化的中国实践持续走向深入。随着实践积累的深入,有关政府在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中的主导还是引导角色的理论追问成为学界关注的问题焦点。鉴于此,我们试图从国际视野中国立场的维度来论证和探寻知识产权文化建设政府主导的正当性和具体路径。
一、“中国现实”下政府主导知识产权文化建设的正当性
          1.制度移植的文化培育彰显政府主导的有效性
          法律移植所带来的文化适应难题及法律移植下文化调适国际实践的历史偏好印验了政府主导的有效性。知识产权制度“作为‘制度舶来品’引入中国,不仅存在一个‘理性选择’的过程,更有一个‘法律本土化’的过程,即外来制度如何在本土‘扎根’和‘内化’的过程。”知识产权文化的培育即是知识产权制度在中国扎根和内化必须的社会基础。在制度移植中文化培育的模式选择上,采取政府模式抑或市场模式一向是法律移植理论与实践的选择题,毕竟,法律移植必然伴随着文化的冲突、认同、变迁及融合等一系列的复杂问题。
         回望世界各国在法律移植过程中的文化培育经验,进一步为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文化改造与重塑是外来法律与本土文化融合的最有效手段的论断提供了参考依据。以法律移植典型国家日本为例,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移植了德国法,移植法的实施面临着德国法原文化与日本本土文化间的巨大差异,“日本政府借助政治权威开始实施从上而下的法律文化改造活动”,且“日本在近代对德国式民法的选择,在现代对美国式宪法的引入,无一不是凭借政治权威,包括相关政策制度的推进,以改造原有的法律文化,从而极大地提升了日本法律文化的承载力”。以法、德民法典为蓝本的日本民法典的迅速颁布和实施,一定程度上亦归因于他们在移植法律过程中采取了相应的政府主导的文化改造模式。总之,“日本法制的近(现)代化转型,一如其他非传统西方国家一样,恰恰也是并且很大程度上也只能是政府推进型的,而这应当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法律移植这种注定只能‘官办’的法律转型方式之运用能够取得较好的效果”。
2.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型昭示政府主导的必要性
        我国传统文化的两面性需要政府在文化品质重塑上发挥主导作用。知识产权文化与我国传统文化既有内在品质一致性的部分又存在价值追求相悖逆的部分。一方面,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厚德载物的博大襟怀、贵和尚中的和谐思想、崇德重义的价值信念,包含了与知识产权文化内在品质相一致的许多内涵;另一方面,我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主要体现为农耕文明,缺乏工业文明元素,这种以个体农业为基础、以宗法家庭为单位、以伦理纲常为核心的传统文化,存在着现代知识产权制度所赖以生存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与‘理性主义’精神资源的稀缺”,甚至传承着“保守中庸”、“隐忍循古”、“窃书不算偷、盗亦不耻”等与现代知识产权文化品质相悖的消极因素。文化的主观能动性特征给我们的启示,文化的主动建设对文化的发展状态、走向乃至品质的塑造至关重要。5
为弘扬传统文化的积极因素并消减传统文化消极因素及其惯性,在我国推行知识产权文化的实践中,政府必须以主动的姿态引领文化发展的方向,既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优秀品质继承和发扬,又对其中与知识产权文化观念的抵触部分进行剔除和矫正。通过将知识产权文化的精神品质融入中华文明发展进程,实现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创新和进化。
3.流行文化的异变矫正警示政府主导的紧迫性
       当下,我国流行文化的低俗化异变凸显了政府主动干预的紧迫性。流行文化以受众庞大、娱乐公众、颠覆传统、远离高雅、生产成本低、生存周期短等特征对社会整体价值观产生着巨大影响。“山寨文化”作为一种对本义异化和畸变所形成的流行文化,近年在中国颇为盛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根据某研究机构的市场调查显示,对“山寨产品”之一的手机统计,“2010年中国大陆山寨手机销售量比上年增长了43.6%,总数约为2.28亿台6;而冠以山寨头衔的“山寨表达”,诸如山寨春晚、山寨明星、山寨电视节目更是满目层叠。山寨现象的产生基础是简单模仿和集成,运营方式是走法律及政策边缘的灰色地带,价值追求是盈利、发泄和反拨。放任这种低俗文化的肆意横行,不仅是对知识产权法律权威的漠视和侵犯,更对我国良好市场秩序的维持及创新型国家建设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近年来党和国家做出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文化强国战略抉择,这些政策精神与山寨文化之价值追求呈现出不可调和的冲突。针对这一文化异化现象,只有政府管制的“有形之手”方能有效遏制“市场理性”下的文化堕落。
 4.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话语权凸显政府主导的必然性
       着眼新时期全球语境下法律移植与本土文化融合的新趋势,法律本土化中的本土资源的改造已不再是唯一的途径,共同面对时代对法律创新需求,并在其中贡献智慧才能处于主动地位。故国际层面的制度创新话语权行使、文化安全考量、国内层面的法律与政策协同、体制优化等新课题都是我们必须直面的时代考验,他们更需要政府权威和公共财政作为解决问题的支撑。
        全球化程度愈是深入,民族性的特征就越发凸显。全球化趋势下的法律移植及其本土化呈现出更纷繁的样态:从单向到双向,由单一到多元,这一碰撞交流过程中的文化认同、文化冲突和文化变迁问题更显政府智慧与国家实力的重要性。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作为全球化背景下“全球法律地方化”7的典型代表,其移植与本土化已经或正在经历着自上而下模式的更多实证积累,政府主导在全球化语境下的法律移植和文化融合中显得更为必要。
二、政府主导知识产权文化建设的“中国路径”
        1.普适目标下的知识产权文化内化
       普适目标下知识产权文化的内化,即通过有效普及知识产权文化的基本理念,科学拓宽知识产权文化的传播渠道,以“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为核心要义来引导、教化、塑造社会公众的知识产权意识,达到知识产权文化理念内化为社会公众的素质与行为的效果。知识产权文化以“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为其核心精神品质,“尊重知识”彰显了知识产权文化的基本价值观念;“崇尚创新”体现了知识产权文化的核心精神品质;“诚信守法”确立了知识产权文化的普遍道德标准和行为准则。知识产权文化价值指向的普适性使其受益对象不局限于特定主体,具有广泛的受众群体;知识产权文化实践的主要途径再次展现了其普适性:通过宣传普及达到全社会知识产权意识的普遍提升,通过教育培训满足创新型国家建设所需求的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及管理人力资源供给,通过传播交流形成最广泛的知识产权价值认同及知识产权保护水平阶段性发展的包容。在知识产权文化价值指向和实施途径的双重引导下,知识产权制度赖以生存的文化品质在中国语境下的培育只有在政府主导模式下,才能有效实现文化的矫正及重塑。 
2.创新驱动下的知识产权文化转化 
       创新驱动下的知识产权文化转化,即知识产权文化建设以营造社会整体创新风尚、培养充足创新人力资源、激发各阶层创新兴趣和能力、塑造企业创新文化为目标,倡导市场主体将丰富多彩的创造力和创意转化为经济利益和生产力,以此来驱动社会发展和经济转型。以宣传、教育、普及为内容的公共政策作为知识产权文化最重要的实践形式,其与专利、商标、版权等政策协同运行共同融合为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的基本实现方案。这些政策在与产业、区域、科技、贸易政策的衔接过程中,逐步强化知识产权在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中的导向作用,夯实创新驱动在经济转型和社会进步中的基础地位。从具体操作层面来讲,知识产权文化的“崇尚创新”理念的现实价值,是将社会公众创新意识转化为现实的创造力,并进而转化为创新主体、相关产业甚至核心竞争力。
3.意识形态下的知识产权文化教化
        意识形态下的知识产权文化教化,即知识产权文化的核心理念隐含着知识产权相关领域国家意识形态建设中的价值引领,知识产权文化建设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表现则明示为知识产权宣传、教育和培训等普及活动,通过这些普及活动来推行先进文化、把握文化发展方向、形塑社会个体的价值观、形成社会整体意识形态的时代性与先进性。一方面,在当下世界多国纷纷以文化建设、制度创新为手段加强意识形态引领的背景下,我国在走向“文化政策”的前置环节,尤其应该重视意识形态的动态,毕竟“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制度设计和体制运行中,意识形态可以享有充分的前置选择权力,但此后就必须对选择后的公共治理保持最大的介入克制并最大限度地确保政府公共治理制度的科学性和技术规范性”8。另一方面,知识产权文化建设的工作重心归属于文化事业的范畴,教育培训是其主要方式和内容,教育投入的长期性决定了政府主导成为必然模式。知识产权教育决定着当前社会的知识产权环境和氛围,也影响着未来社会整体创新能力。在中国的现实背景下,以政府主导和投入为主要模式的知识产权文化实践正在为中国文化的凝聚力提供更清晰的精神指引和更有保障的投入支撑。
三、结语
        在这个文化具有决定力的时代9, 一国的文化品质深度影响着国家的综合国力。作为全球化背景下世界政治、经济与文化架构中的大国,中国的文化使命、文化作为和文化成就不仅关涉全球多元文化格局中及地缘政治下均衡状态的维系,更决定中华民族自身发展品质的提升。传承和创新作为文化发展的基本样式,创新更是文化进步的基点。中国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在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中大量移植了西方制度文明的成就,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的相互结合和共同成长,在中国的案例里所获得的经验和教训,将会为国际社会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类似实践提供珍贵的、可资借鉴的资源。我们希望,知识产权文化的中国实践,政府的智慧、理性和担当能为这个资源库提供更多有益的素材。(作者单位:刘华,华中师范大学知识产权研究所;张祥志,华中师范大学信息管理学院)
 
参考文献:
[1]   吴汉东.知识产权法律构造与移植的文化解释[J].
       中国法学,2007(6).
[2]   傅静坤.法律移植与法律文化——以民法修订为
       中心[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6).
[3]   黄金兰.法律移植研究——法律文化的视角[M].
       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0:191.
[4]   吴汉东.当代中国知识产权文化的构建[J].华中师
       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2).
[5]   刘华.文化政策视阀下我国知识产权文化发展研究
       [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9(2).
[6]   HS iSuppli [EB/OL]//[2012-12-12].http://www.
       isuppli.com/Pages/Market-Research-Products.aspx.
[7]   高鸿钧.法律移植:隐喻、范式与全球化时代的
       新趋向[J].中国社会科学,2007(4).
[8]   王列生,郭全中,肖庆.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论
       [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77.
[9]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专家小组报告.多种文化的
        星球[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1:211.

相关热词搜索:知识产权文化建设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发明与专利-腾讯 点击或扫描关注 发明与专利-新浪 点击或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