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观察 > 正文

广州知识产权法官遴选 法院领导不能当“评委”
2014-12-30 09:59:5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抽签定“评委”:法官与非法官比例,5∶3;下次遴选,需再次抽签。
 
  考题很犀利:如何避免人情案、关系案?遇到领导打招呼怎么处理?
 
  差额有点低:11人取10人,入口应打开,从社会上吸纳最优秀人才。
 
  站在9名遴选委员面前时,法官黄惠环大脑有些空白。
 
  “你这么瘦,审理知识产权案件很辛苦的,你能干得来吗?”
 
  “天天跑步,没问题。”黄惠环连忙表决心。
 
  这是2014年11月21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工作现场。依照司改方向,未来法官均由法官遴选委员会选出。作为全国司改试点省的广东,在这个新设立的法院率先试水。
 
  “以前,你都不懂炒菜就来选厨师,肯定选不好。”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林广海看来,现在是真正按照职业化要求遴选法官,“让专业的人来挑选专业的人”。
 
  律师来选法官,行吗?
 
  2014年11月19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成立。按照广东省高级法院对外的表述,这是“全国根据最新的中央司改精神成立的首个遴选委员会”。
 
  遴选委员会总共有25名委员,主任是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树坚,此前她曾担任广州市中级法院院长,有着近30年法官经历。其余的24名委员来自4个界别:法官(15名)、法学教授(3名)、律师(3名)和知识产权专家(3名)。
 
  据广东省高院政治部人士介绍,委员均来自各个行业协会—广东省法官协会、省法学会、省律师协会和省知识产权研究会的推荐,“我们拿着函,一家家请他们推荐”。
 
  广东省高院的院领导班子,无一人入选。法官协会推荐的委员中,高院民四庭庭长林广海是西南政法大学博士,“全国审判业务专家”;深圳市中级法院民三庭法官钱翠华的名片上并无任何官衔,但因其长期从事知识产权审判,发表过多篇相关论文,也得到推荐。
 
  “院领导不进遴选委员会,确保公正、独立。”广东省高院政治部地方干部处处长陈东茹介绍。在广东省高院院长郑鄂看来,专业、权威、中立的法官遴选委员会,可以最大程度地确保法官选拔的含金量。
 
  广东省律师协会推荐了三名律师,一名是会长,一名副会长,还有一位律师是广东省党代表。有着25年从业经验的律师王波是广东省律协副会长,分管的正是知识产权领域。
 
  “也有法官跟我表示顾虑,说之前都是法官选法官,这次让律师什么的也参与选法官,行吗?”遴选委员会主任吴树坚回忆说。但她认为,社会人士参与不仅必要,而且参与度还应提高—“未来不一定是法官来应聘法官,还可能是律师、学者、社会人士。”
 
  知产专家的名单里,包括了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袁有楼等人。“他们不是因为是官员,而是因为是专家,所以参加遴选委员会。”广东省高院政治部人士说。
 
  “评委”抽签产生,一次有效
 
  在黄惠环面前一字排开的9名委员,是在11月19日当天从25名委员中产生的。这个遴选委员会的“有效期”只有一次。下一次再选法官,必须再另组。
 
  主任吴树坚为常任委员,每次遴选都会参与。其余8名委员从其余24名非常任委员中随机抽选,组成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
 
  写有每个委员名字的纸条,先交由24名非常任委员自己签名,再投入抽签箱,以确保不会作弊。
 
  “我们之前设计过很多种方案,用电脑抽取、用数字彩球来抽等等。”陈东茹回忆说,最后大家认为,还是用最传统的纸质抽签方式最可信。
 
  界别分布是重要的考虑因素。抽选的8名委员,法官委员5人,其他委员3人(学者1人,知识产权专家1人,律师1人)。
 
  工作人员特制了一个黑板,划出界别,每抽取出一个委员,即按抽签抽出的先后顺序,贴在黑板上,现场一目了然。
 
  “很荣幸,律师第一个就抽中了我。”律师王波说,通过观察,他认为这样的操作至少能避免传统内部遴选中人事关系、部门利益纠葛等弊端。
 
  考题:领导打招呼怎么处理
 
  11月13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遴选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和主审法官遴选公告同日对外发布。
 
  这个新设立法院的法官门槛不低:四级高级法官,或者是正科级满三年,必须亲自审理过500件以上的案子。
 
  “在我们基层法院,这个要求意味着至少是副院长以上才可以报名。”在法院内网上看到遴选公告后,黄惠环悄悄填写了报名表。她是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法院副院长,但经常要去参加一些防火、计生等会议,“不怎么办案子,水平也下降了”。
 
  由于报名门槛太高,全广东只有26名法官报名,经过资质审核,真正符合条件、有资格站在遴选委员会面前的,只有11人。而首批主审法官的名额是10人。
 
  11月21日,抽签选出的遴选委员会委员,与经历资质审核的被遴选法官,在广东省高级法院六楼一间大会议室里相遇。
 
  遴选过程不复杂:每位候选法官先自我述职5分钟,然后回答遴选委员提问,一般会问五六个问题。
 
  “有点像研究生复试的面试。”首次当“评委”的律师王波说。
 
  委员们事前没作明确分工,资深法官林广海主动担负起了考查知产审判基础问题的角色:你如何理解知识产权的特点?你审理知识产权案件和其他民事案件,裁判思路与分析路径有何不同?
 
  律师委员王波则问了一些“敏感”的问题。例如,你如何当一名公正的法官?如何避免人情案、关系案?遇到领导打招呼、干扰独立审判时你怎么处理?
 
  一位候选法官这样回答:“如果他们过问案件,是从专业的角度,我会认真考虑,算是个提醒。如果不是从专业角度,那我会婉言谢绝。”
 
  这位法官获得了全场一致的高分。
 
  每位委员面前都有一张计分表,按照“专业素养”、“情绪控制”、“语言表达”、“仪容仪表”和“撰写裁判文书能力”分别打分。
 
  除了“撰写裁判文书能力”一项根据被遴选法官事前提交的判决书来打分外,另外几项均根据现场表现。
 
  计分规则也引入了竞技体育的计分方式: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然后计算余下七个分数的平均分,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再对被遴选者按分数高低排序。
 
  林广海回忆,评委们都是专家,意见比较一致,对于同一个法官,没有出现有人打60分、有人打90分的情况。
 
  “不要依附于任何机构”
 
  遴选只是第一步,“从专业角度提出法官人选”。之后还有两道程序:组织考察和人大任命。
 
  12月11日,首批10名经遴选的法官,获得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12月16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挂牌成立。林广海被任命为副院长。
 
  按照核定的编制,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还需要17名法官。林广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何时再启动遴选,还需等法院收案之后视实际情况而定。可以确定的是,未来的17名法官,还将由法官遴选委员会来遴选。
 
  “这次我们感觉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10名法官只能从11人里挑,吴树坚不无遗憾。她认为,由于这次报名的门槛高,卡住了很多人,没有了淘汰率,样本量也不足。“如果是从30个法官里面遴选10个人,会积累更多的经验。”
 
  在吴树坚看来,传统的招年轻大学生进法院,从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一路上来的模式,应该有所改变。未来,中国法官的入口应该打开,以吸引最优秀的人才。
 
  “给法官单独序列和职业保障,他们才能独立公正地审案、判案,他们才是真正的法官。”吴树坚说,法官遴选委员会将承担更大的责任。
 
  这次遴选试水之后,广东省启动了司法改革试点。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遴选模式,也被认为代表了广东司改的方向。此次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的办公室,设在广东省高院政治部,政治部工作人员只是配合遴选委员会做一些事务性工作。
 
  按照中央司改部署,接下来全国各省份都将成立省一级法官遴选委员会,统一遴选全省的法官。
 
  三个月前南方周末曾报道,除了上海之外其他五试点省市报送的方案,均由省委政法委主导法官遴选委员会(详见南方周末2014年9月25日《学者建议由人大主导法官遴选》)。从最近陆续公布的情况来看,湖北等试点省最终将法官遴选委员会办公室设在了省级高院。
 
  吴树坚认为,未来的省级法官遴选委员会,可参考广州知产法院的模式,不设立如政法、组织等行政色彩太浓厚的部门,“我个人认为(遴选委员会)不要依附于任何机构”。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相关热词搜索:广州 法官 评委

上一篇: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8日挂牌成立
下一篇:如何获取五局专利数据?

分享到: 收藏

发明与专利-腾讯 点击或扫描关注 发明与专利-新浪 点击或扫描关注